产业转移邳州6年 京派家居品牌展现集群效应

2021-05-21 17:32:41浏览:3011 评论:0 来源:北京商报   
核心摘要:“在京派家居产业转移的带动下,大概有三四十家设备供应商、办事处、包装公司、板材企业、五金企业、物流等相关配套企业在邳州7.6平方公里的产业园中落地。”尹继超自豪地表示,“6年内,从一片荒芜到花园式厂房林立,已经有15家京派联盟企业到邳州投资设厂,年产值达到20亿元左右,京派家居品牌在邳州形成从木门、墙板、卫浴、橱柜、沙发到定制家居的产业集群。”

穿过4万平方米的园区,在几栋灰色的厂房和办公楼间巡视一圈,听着厂房内机器工作的轰鸣声,感受着办公楼里静谧的办公状态,益圆家居董事长尹继超觉得很是惬意。6年前,为疏解非首都功能,京派家居产业掀起转移热潮,江苏邳州成为重要的承接地,益圆家居率先来到这里建起了新家。6年后,跟随益圆家居而来的已有福满门、伯艺、KD定制家居、钛马迪、皇家现代、蒂尼·倍斯特、朗斯卫浴、TATA木门、楷模木门、爱依瑞斯等15家知名京派家居企业。它们在邳州安下的新家怎么样?日子过得好吗?


2021年5月,记者走进江苏邳州,深入调研京派家居品牌在邳州的生存、发展状况。经历了产业转移的阵痛,京派家居品牌正在以邳州为新生产基地形成全新的发展格局,悄然发挥着集群效应。


产业转移邳州6年 京派家居品牌展现集群效应

京派家居产业转移下,益圆家居率先迁徙到江苏邳州


政府搭台


作为益圆家居董事长,尹继超的企业是京派家居品牌联盟副理事长单位,依托着北京的地利、人脉和庞大的消费潜力,日子过得相当滋润。2015年,伴随着《北京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(2015年版)》的颁布,不符合首都核心功能的家居企业迈出了产业转移的步伐,益圆家居的四个工厂也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难题。


在一次由邳州市委书记带队来京举行的招商会上,已经考察过多个产业园的尹继超,被邳州政府展示的营商环境打动,决定选择邳州。6年过去了,尹继超觉得当时的选择没有错:“邳州距江苏徐州和山东临沂两个物流集散中心都很近,一套门整车从邳州运到北京,一公里只要26元,物流成本很低;邳州冬季短,气温不太低,可以经节省北方建工厂需要付出的大量在取暖费,同样10万平方米的工厂,邳州比北京要少花几百万元;更重要的是,邳州是按照企业的需求建好厂房,以最 低的租金提供给企业直接使用,省去了大量土地和厂房费用。”


政府搭台,不仅招商,而且养商,使来到邳州的京派家居品牌有了回家的感觉。与益圆家居同一批来到邳州的皇家现代,在过去5年时间里一直由政府提供过渡厂房进行生产,2021年初正式厂房建成后才搬迁过去。“我们很满意现在的新厂房,完全可以按照我们的想法进行生产流程的组合。”皇家现代邳州总经理严继威对于政府支持的感激溢于言表。


伯艺定制家是第三家在邳州落户的京派家居品牌企业。“邳州政府对产业布局的专业能力和招商团队‘店小二’的服务精神,打动了我们。搬过来以后,一系列的服务赋能,让我们能够甩开膀子谋发展。”伯艺定制家董事长王显表示,搬迁到邳州后,公司进一步完善了全国布局,取得了创新发展。


邳州市商务局副局长冯英典告诉记者,为了引入优质的家居企业,邳州市政府围绕家居产业链提供家居配套设施。一方面,调动木制品、木结构等特色产业的15亿元配套基金,建设适合家居生产、研发、制造的标准化厂房,在周边搭建物流园,并配套供电、绿化、污水处理等设施,推动企业增资、扩股、扩张规模;另一方面,对本科以上学历的工人进行补贴,吸引高质量人才的同时,帮助企业降低成本。


协会助力


政府搭台,意味着京派家居企业有了在邳州落脚的可能性。工厂搬迁及扎下足跟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,京派家居品牌联盟作为一个协会组织,起到重要的助力作用。


2016年2月14日,京派家居品牌联盟邳州分会宣布成立,作为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旗下的一个分会,在与政府沟通、外部资源对接等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2021年5月9日,北京商报记者到邳州家里产业园区走访时,正好碰上居然之家几十位大区老总前来调研、参观,进行全程接待的就是邳州分会的会员们:全案家居制定参观流程;益圆家居负责安排客车和午餐;KD包揽住宿和晚宴。每到一个工厂,都有欢迎横幅,都有水果、矿泉水,这些小细节都是邳州分会秘书长邵学军专门安排的。


产业转移邳州6年 京派家居品牌展现集群效应

为迎接居然之家领导调研、参观,钛马迪工厂专门设有欢迎横幅


邵学军是KD定制邳州总经理,除了管理企业众多事务外,很多精力都用在了对外接待上。当5月8日KD定制董事长严红前来邳州举行新品发布会时,当着京派家居品牌联盟秘书长殷超的面开玩笑说:“邵总给协会干的活儿太多,他的工资该协会给他发啊!”


实际上,作为京派家居品牌联盟邳州分会现任会长的尹继超,同样为联盟企业的事儿亲自奔走。“与邳州白首,与官湖终老”,当初搬迁到这里时企业家们说的一句话,展现出京派联盟企业团结共赢的姿态。


集群效应


重新选址总部、重新投资工厂,在京城家居产业转移的浪潮下,京派联盟企业并没有被摧垮,反而各自在邳州焕发出事业的第二春。


变化不是孤立的,而是带着集群效应:蒂尼·倍斯特在产品设计上吸收了南方品牌细腻、高端、时尚的审美特色,从柜类实木定制向门墙柜一体化延伸,并相继开发了江苏、浙江、安徽等市场;福满门以木门为主打产品,加速多元化发展布局,产品向全屋定制拓展;益圆家居通过搬迁工厂扩大了生产规模,提升了生产效率;钛马迪强化实木家具生产的同时,从活动家具向全屋定制拓展;皇家现代的产品从古典向轻奢风格转变,以多种风格扩大市场占有率。


值得关注的是,一些属于京派家居品牌联盟、并非缺少工厂的企业,也将自己的重要生产基地建在了邳州,就是因为看中了这里的营商环境和产业集群效应。比如邳州工业园区中唯一一家从事卫浴的企业朗斯卫浴,生产基地面积达158亩,比原来中山的生产基地几乎扩大了两倍;在全国拥有30多个生产基地的TATA木门,投入12亿元在邳州布局全国最 大的生产基地之一,全面应用工艺机器人涂装,拥有行业**进的催化燃烧处理技术,年产高端木门50万樘;知名京派软体品牌爱依瑞斯也正在邳州工业园区搭建新工厂,与香河工厂形成联动互补,将于6月10日初步投入生产。


产业转移邳州6年 京派家居品牌展现集群效应

TATA木门邳州工厂引入智能化生产线


“在京派家居产业转移的带动下,大概有三四十家设备供应商、办事处、包装公司、板材企业、五金企业、物流等相关配套企业在邳州7.6平方公里的产业园中落地。”尹继超自豪地表示,“6年内,从一片荒芜到花园式厂房林立,已经有15家京派联盟企业到邳州投资设厂,年产值达到20亿元左右,京派家居品牌在邳州形成从木门、墙板、卫浴、橱柜、沙发到定制家居的产业集群。”

(责任编辑:小赵)

揭阳市龙潭镇规划建设竹木产业园 打造“竹木制品之都”

巴西联警局调查环境部长涉嫌参与非法出口木材团伙

免责声明
除非特别注明,中国木业网所载内容及图片来源于互联网、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,不代表本站观点,仅供参考、交流之目的。转载的稿件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 
0相关评论